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天价摊位前的喧嚣:27万租一个月卖压缩馍 成网红打卡地

2021-03-18 21:03 | 东风新闻 |
我要分享

3月14日,农历二月初二。古时相传这一天,冬眠的龙会被春雷惊醒抬头而起,这一天也被称为“龙抬头”。也是这一天,全国规模最大、历时最长、参与人数最多的传统文化庙会——太昊陵庙会开始了!

从二月初二到三月初三,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河南、河北、安徽、山东、湖北等数省的香客们会潮水般地涌进太昊陵朝祖进香。

2008年3月22日,太昊陵单日游客达到825601人,经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专家的评审鉴定和当地公证机关公证,淮阳太昊陵庙会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全球“单日参与人数最多的庙会”。

汹涌的人流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太昊陵门前的羲皇文化广场的220个临时商业摊位近年来成了商家必争之地。今年3月7日上午8时,在当地纪委、电视台、公证处以及太昊陵广场办的共同监督下,一场关于摊位的拍卖会开始了。

举牌不落牌 三兄弟拍下102号摊位

对于周口淮阳区苏马庄村的张强、张涛、张雨三兄弟来说,3月7日的那场拍卖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步入会场之前,张氏三兄弟商量出了这次竞标的“作战方针”——号码牌举起来就不准备落了。

“人不狠,站不稳。”大哥张强说。

三人商议,三弟张雨作为竞标人举牌,他在前年的太昊陵庙会摊位拍卖会上以9.6万元的价格拍得了一处摊位,成为当年的“标王”。

那年的生意不错,兄弟三人收入可观,那个摊位也成了张家的福地。而今年,同样的位置属于102号摊位,张氏三兄弟对这个位置志在必得。

拍卖会上,普通的摊位以3000元的价格起拍,竞标人每举一次牌加100元,摊位价升至10万元后,竞标人可以以千元为单位喊价竞标。

张家三兄弟相中的102号摊位位于太昊陵的两个进出口之间,人流量很大,在广场上属于“C位”,它的起拍价格是5000元,不少商家对这个位置垂涎,张家兄弟判断,今年的“标王”还会在这个位置上产生。

终于,拍卖师喊出了102号摊位起拍价。从竞标开始的第一秒,张雨手中举起的号码牌就始终没有落下,“举牌不落牌”是他们之前就定好了的,张雨坚定的眼神和冷静的表情透出了张家三兄弟的决心。

1万,6万,10万,20万……102号摊位的租用价格随着会场内此起彼伏的号码牌一路飙升,久经竞标沙场的张雨虽然仍将号码牌高举在空中,可眼看摊位价格过了20万,他也有点坐不住了,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亢奋的情绪在现场蔓延,会场上似乎能闻到火药味,一众吃瓜群众纷纷拿出手机,他们要见证这个创纪录的时刻。

“27.2万第一次,27.2万第二次,27.2万第三次……832号先生成交!”随着拍卖师的落槌,张雨如愿拿到了目标摊位,27.2万一个月的摊位使用费成了220个摊位里当之无愧的“标王”。

事后,有人问到张雨对于这个摊位心理价位的上限是多少,他的回答带有商人的敏锐和警惕:“这个不能透露,这属于商业机密,如果竞争对手知道我的上限在哪儿了,我还怎么竞争?”

张家老三张雨(左)和大哥张强在摊位前向记者展示淮阳特产压缩馍

天价摊位只卖压缩馍

拍卖会过后两三天,张雨才从别人口中得知,他们拍得的102号摊位火了。

他拿出手机,在网络上看到各种关于太昊陵天价摊位费的相关新闻:“太昊陵庙会一个2平方米摊位月租金拍出27.2万天价。”“天价摊位到底卖的啥?”……甚至还有不少自媒体在还没开始营业的102号摊位前开启了网络直播:“老铁们,这就是太昊陵天价摊位,大家要想知道这个摊位会卖啥,请关注我的直播间,3月14日庙会开始时我来给大家揭晓。”

3月13日上午,太昊陵庙会正式开幕的前一天,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来到了周口市淮阳区太昊陵。在羲皇文化广场上,三排整齐划一的小木屋由西向东平行排列,小木屋内的三四平方米的面积,以及门前区域正是此前参与拍卖的摊位,总共的经营面积在20平方米左右,并非网传摊位面积只有2平方米。

根据各个摊位前人群的聚集程度,记者很快就找到了正被几十号人围观的102号摊位。此时,张家老三张雨和大哥张强正在摊位前忙碌,他们售卖的产品并不是啥金贵玩意,而是淮阳当地的一种特色食品——压缩馍。

102号摊位前,人头攒动

“压缩馍,压缩馍,小孩吃了考大学。”张强站在摊前跟客人讲解着压缩馍的美好寓意,“泥泥狗、布老虎和压缩馍都是我们淮阳的特色。”

记者在现场看到,淮阳压缩馍是一种圆形的小饼,外形和陕西肉夹馍的饼有点像,吃起来外焦里软,刚开始吃有点干,但是吃上两口就会变得很甜。此外,压缩馍的价格也格外亲民,稍大的1元1个,买10元再送1个,稍小的则是10元30个。

“原来庙会上卖的都是祭品,近几年不让烧香后,压缩馍才开始抬头。”张强介绍,由于太昊陵每年烧香等祭祀活动造成的环境污染愈发严重,尤其是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被严重打扰,2018年的7月1日开始,太昊陵实行“限香禁宝”,杜绝焚香、烧裱、放炮等行为。

近几年来,有着“保平安,中状元”美好寓意的压缩馍成了庙会上受人追捧的“香饽饽”。只是这看上去其貌不扬,和“金贵”二字完全搭不上关系的压缩馍能配得上27.2万元一个月的天价租金吗?

四秒钟卖一个馍才够本

有人给张家兄弟算了一笔账,一块钱一个的压缩馍,不算成本,将近30万的摊位费,按照30天的使用期,这个经营范围在20平方米的小摊一天得卖一万个压缩馍才够本。如果按一天10小时营业时间,那一小时要卖够1000个,平均每分钟约17个,不到四秒钟就得卖一个。如此算来,回本压力确实巨大。

在广场上,同样拍下摊位的陈老板也做着压缩馍的买卖,他的摊位和张家兄弟的摊位相隔不过20米,但是摊位费却相差甚远。

“我拍了两个摊位,一共12万多点。”虽然平均一个摊位才6万元,相比102号摊位已经可谓“廉价”,但是陈老板表示对于回本仍然感到“压力山大”。

虽然离庙会正式开幕还有一天的时间,但羲皇文化广场上的游人已经多了起来,记者在广场上观察发现,压缩馍是这里最受欢迎的商品。以102号摊位为坐标点,它的正东方向、正南方向以及东南方向四个角都是售卖压缩馍的摊位,这几个区域聚集的人也最密集。

当初竞拍时,这四个角的起拍价都是5000元,初始“身价”就高出普通摊位2000元。但除了102号摊位拍出天价外,其余3个摊位的成交价也基本在6万到9万之间,并不算夸张,而其他大部分商铺的成交价也都在几千元到两万元不等。

“他们那个位置好,但是27.2万也太贵了,我这个摊位一万多点我都嫌贵,你看吧,他们不赔钱才算怪呢。”在谈及102号天价摊位费时,一些商户表示不能理解。

在网络上,关于“天价摊位”事件的评论更是让张雨气愤。

“网上有人说我们钱多人傻的,也有人说是趁老爸不在家,熊孩子拿着家里的钱乱花的。他们说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我们干的是正经买卖,喷子们随便喷。”张雨说。

网红效应凸显 摊主成竹在胸

27.2万买一个临时摊位一个月的使用权真的是人傻钱多吗?在张家三兄弟看来,从拍卖会上决定“举牌不落牌”,最终成功拿下102号摊位后,他们就已经成竹在胸了。

“前年我们拍下的也是这个位置,去年因为疫情庙会取消,要不我们去年也会把这个位置拍下来,做生意位置很重要。

”102号摊位的位置有多重要?交谈之中,张强道出了其中的奥秘。“这个位置在午朝门和西天门中间,午朝门是太昊陵的进口,西天门是出口,人一般进入景区是靠右走,正好路过这个摊位;游人从西天门出来后,人们出门习惯靠左走,人流也会到这个位置,哪个位置人多哪个位置生意自然就好,我们这都是多少年来观察游客动线分析出来的,现在做生意不做大数据分析怎么行。”

张雨还分析,去年因为疫情原因,太昊陵庙会取消。时隔一年,古庙会重新开幕,等待了太长时间的香客们势必会群拥而至。有媒体报道,今年的庙会,太昊陵估计将迎来500万游客,巨大的人流量也会带来不错的营业额。

抢手的位置,巨大的客流量,再加上今年拍卖会上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商家,这些客观因素都给27.2万天价摊位的诞生创造了必要条件。

“生意没有说稳赚不赔的,我们也只能等等看,看到时候的客流和交易的情况。”因为第二天庙会将正式开幕,张雨既兴奋又紧张。

3月13日,阴历二月初二,天刚擦亮,张家一家就来到了摊位前开始忙活。兄弟三人分工明晰,老大张强负责守摊位,老二张涛负责拉货送货,老三张雨负责全面调度。“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张雨笑着说。在102号摊位门头上,张雨提前挂上了“网红打卡地淮阳特产压缩馍”的横幅,现场不少游客专程来此打卡,网红效应此刻凸显。

上午8点,在102号摊位前,等待的游客排起长队,不一会儿的时间,摊位上供应的压缩馍已售完,新出炉的压缩馍已经在路上。看到这供不应求的现场,张雨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如果客流持续,应该不会赔钱。”而对于明年,张雨也透露,“明年不在乎是不是标王,但是这个位置我们还是要拿下来”。

来源 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

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编辑 杨阳

校对 王艳锦

审核 田震

(责任编辑:木林森)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