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闻网 聚焦头条资讯 权威资讯门户网站

中闻网

首页 > 科技产业

科技产业

韩国人的致富梦:买不起房子 买特斯拉股票

时间:2022-08-24 11:36:28 编辑:张频 来源:人民网

北京时间8月24日消息,在韩国,经济的不平等催生出了《寄生虫》、《鱿鱼游戏》这样的优质影视剧。许多韩国散户投资者也希望拿到一张通往致富之路的入场券,于是他们开始疯狂押注特斯拉股票。

卖房子炒股

朴成贤(Park Sunghyun,音译)和她的丈夫卖掉了他们在首尔的房子,带着7岁的儿子搬进了一间出租公寓,并把家里23万美元(约合160万元人民币)积蓄投资到了特斯拉股票上。

在韩国,把所有赌注都押在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电动汽车公司身上的并非只有朴成贤一家。在新冠大流行期间,韩国散户们涌向特斯拉股票,使得他们的总持有量增加至之前的100多倍,价值超过150亿美元(约合1000亿元),成为了特斯拉的关键股东之一。


朴成贤卖房子炒股

据计算,马斯克目前是特斯拉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4.8%。而现在,韩国散户投资者总计持有的特斯拉股份达到1.6%,是特斯拉第七大股东,甚至超过了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或美国资产管理公司普信集团。他们往往是逢低买入者,在股市回落时进场,协助抑制了股市的下跌。

豪赌特斯拉背后的无奈

但是,这种高涨的投资热情背后暗藏着一股不如意的暗流。随着韩国贫富差距的扩大,许多投资者将高风险的股票和加密货币押注视为实现财务自由的唯一现实途径。

特斯拉是世界各地散户投资者的最爱,但是在韩国,马斯克在苦苦挣扎的工薪阶层中赢得了一批近乎狂热的追随者。他们称自己为Teslams,也就是特斯拉(Tesla)和伊斯兰教(Islam)的混合词,以展示他们在特斯拉身上的信仰。有些人还在发布推文时以Temen作为结尾,也就是特斯拉(Tesla)和阿门(amen)的结合词。

朴成贤和她的丈夫在大学毕业后在金融行业找到了工作,然后结婚成家,原本没有打算把一切都押在特斯拉上。但是随后,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暴发,韩国央行将利率降至创纪录低点,使得本已火热的房地产市场达到了沸点。


特斯拉韩国充电站

他们在2019年底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希望买一套更大的房子,但由于房价上涨超出了他们的借贷能力,他们陷入了困境。同样的故事最近在许多国家上演,但它在韩国具有象征意义。

过去五年,首尔大都市区的公寓价格翻了一番,房价涨幅比工资涨幅超出了80多个百分点。根据韩国国民银行的数据,一套普通的,最受欢迎的三居室公寓在首尔的平均价格为12.4亿韩元(约合630万元)。

我原本以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好公司工作就能过得很好,但现实是,我们是我们社区里最穷的,40岁的朴成贤说,这种沮丧情绪正是奈飞热门韩剧《鱿鱼游戏》的灵感所在,作为一名上班族,生活有太多的限制。

马斯克的个人魅力

然而,这笔投资到处都是危险信号。马斯克与监管机构公开发生纠纷,对推特的收购时断时续,进而导致特斯拉股价出现波动。

但是,像朴成贤这样的投资者却从这种戏剧化事件中找到了刺激。虽然特斯拉的股价已经从2021年的高点下跌了25%以上,但在过去三年里仍累计上涨了1900%。相比之下,韩国投资者持有量最多的股票三星电子的股价只上涨了大约40%,而韩国综合股价指数的涨幅更小。

有这个人(马斯克)在,我认为我们可以赌上一切。朴成贤说。她当初以平均每股668美元的价格买入的特斯拉股票,远低于特斯拉8月22日的870美元收盘价。她和她的丈夫认为马斯克是一个有远见的人,能够继续成功地改变汽车行业。他正在做以前没有人想过的事情。她表示。

外媒根据韩国中央证券托管机构的数据计算,截至8月17日,韩国散户总计持有大约1.6%的特斯拉股权,这比他们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苹果、微软和英伟达身上的投资总和还要多。


韩国散户已成特斯拉第七大股东

目前还没有官方数据显示美国散户持有的特斯拉的总股份。不过,鉴于特斯拉本土市场的投资者规模更大,估计散户持有的特斯拉股份更多。新加坡追踪散户交易的万达研究(Vanda Research)的数据主管吉亚科莫皮耶安东尼(Giacomo Pierantoni)估计,除马斯克和埃里森外,全球散户持有大约15%的特斯拉股份。

年轻人买不起房

特斯拉在20多岁、30多岁的年轻人群体中的吸引力更大,因为与朴成贤夫妇相比,他们的创业资本更少。年轻的韩国人认为没有机会像他们的父母一样进入房地产市场,越来越担心会像祖父母那样遭遇经济困境。虽然韩国老一辈一生都在苦干,帮助韩国成为出口大国,但韩国老人的贫困率在经合组织38个成员国中是最高的。

我陷入了恐慌,感觉可能永远都买不起房子,27岁的叉车司机孙吉洪(Son Gilhun,音译)说。他住在首都东南郊区的河南市(Hanam),我没有放弃,而是决定跟随前辈们买股票。

他在特斯拉身上选择了豪赌,在疫情期间采取节俭的生活方式,将每月2000美元薪水的一半投资于股票,积累了价值大约10万美元的股票组合。今年6月,当特斯拉股价跌破700美元时,孙吉洪减少了对韩国股票的投资,增持了特斯拉股份。他的近期目标是买一辆特斯拉。如果他能赚到足够的钱,最终目标将是买一套房子。

马斯克最近出售了大约792万股特斯拉股票,以防法院强制他收购推特。在韩国,特斯拉Teslams拥簇们对此反应不一。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发泄了他们的失望之情。其他人则希望再次出现逢低买入的机会,但没有如愿。

孙吉洪持乐观态度,他认为马斯克这么做虽然不太可取,但考虑到推特收购案的情况,这是可以理解的。

朴成贤一开始很生气,但她坚持自己的选择。像我这样的Teslams不会改变我们的投资,她表示,我们立场坚定。

文章出处:凤凰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