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闻网 聚焦头条资讯 权威资讯门户网站

中闻网

首页 > 焦点资讯

焦点资讯

00后文学

时间:2022-08-30 09:00:13 编辑:王欲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视觉中国供图

文山村的夏天总是很燥热。白天,蝉站在树梢上发出的抗议声,削弱了鸟鸣清脆的回响。往远看,半百的满叔顶着烈曰浇菜,在近处的杨嫂也佝偻着身子锄地。这时李兰英拖了条矮板凳,坐在门里边,择她的黄豆。上午11点的阳光,透过了门,有一半照到李兰英身上,晒得整个人都懒洋洋的。而文山村的确是懒洋洋的。这里的板车滚得慢慢的,搓麻将的声音也缠缠绵绵,连早晨的鸡鸣都那么漫不经心,是打进心窝子的软。

王妍把头扎进被子里,迫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个她曾无数次想逃离的地方。当前最要紧的是好好复习,迎接高考。眼下同学们都在诸多练习题里废寝忘食,发愤图强,准备全力以赴考上好的大学,为将来精彩的人生飞跃,打下坚实的基础。这其中也包括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的王妍同学。可让王妍苦恼的是,有些事犹如手中沙,抓得越紧,漏得越快。让她泄气的是,不久前的两次摸底考试,她竟然第一次“五甲不入”,排名到了班上第六名,让她在同学和老师面前“颜面尽失”,因此而惴惴不安。

那天王妍窝在宿舍床上,口中忍不住咒骂这破世道,抱怨学习难,考好大学难,简直不想给她一条活路。“还有一月就将考试了,未来面对的道路,该将是怎样的一种情形……”王妍想着,心里正窝着火,突然一通电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一看是奶奶李兰英的来电,忙接起电话,里面传来的却是另一个女人声音:“是王妍吗?你抽空回来一趟吧,你奶奶……她住院了!快回来!”

王妍听后,脑袋嗡地一下炸了。她没再多问,忙挂了电话,跑去办公室向班主任请假。拿到请假条,她背着背包飞似的跑去了高铁站。到站后再转车到县上的医院。到了医院,看见奶奶李兰英坐在床边,手中握着吃了一半的橘子,脸上做出痛苦的表情,向坐在一旁的人诉苦:“这城里的橘子,没有我们乡下的甜,怎么这么酸?”看着旁人发愣的表情,李兰英抬头看见了风尘仆仆的王妍,正气喘吁吁地站在病房门口。稍做歇息,这时医生过来对她说:“你奶奶这个情况不是特别严重,主要是她下雨天外出,不小心摔倒了,右脚那里受了点伤,但后期要注意观察,如没进一步感染恶化就行。目前医院的床位不多了,如果有条件的话也可以选择回家养伤。”王妍听后,心中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辛苦您了医生,还好有惊无险。我想我奶奶应该住院几天,多观察一下。”

“住什么院啊,你没有听到医生说床位紧张吗?现在你回来了,可以把我接回家照顾,没必要待在医院里。”李兰英坚决要王妍把她带回乡下,王妍说不过执拗的奶奶,便叫了个车接她回村里。

车子快速前进,一路上,王妍用薄棉被包裹着奶奶,紧紧把她抱在怀里。有几次,她都想开口跟奶奶说她临近高考摸底考试的事情,可又怕打扰到奶奶此刻本就不太好的心情,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到了村里,王妍一只手拎着背包,另一只手搀着李兰英下了车。看着眼前她分别已久的村庄,她竟有点惊讶:村里可是一点儿没变啊!看着王妍发愣,李兰英催促她进屋:“快去开门啊,愣着干什么?”“哦,知道了,别催。”哗啦一声,铝合金门被王妍猛地推开,李兰英望着王妍,嘴角竟有一丝忍不住的笑意。

“奶奶,你脚都被伤着了,不痛吗?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你一回来,我心头就觉得高兴。”

“哦,是这样啊,你们老年人的世界,我真是不懂。”

进了屋,王妍把李兰英安顿到了卧室里休息,她便忙转身钻进了厨房,去准备晚餐了。她先将折耳根洗净,然后直接搁进盆里,往里放一勺自家做的油辣子,再放少许盐、生抽、鸡精、味精,最关键的一步,倒入奶奶李兰英自制的香油,一道最适合炎夏吃的凉菜就弄好了。这也是奶奶平时最爱吃的菜,方便又快捷。王妍煲了小米粥,正好搭配着吃。一会儿工夫,王妍又做了道她俩都爱吃的辣椒炒肉。

“吃饭了!”王妍在厨房里喊。李兰英听见后,起床慢慢地赶来了,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开心笑容。吃完了饭,李兰英在堂屋正坐着看电视,王妍还在厨房里洗碗。

突然,两人眼前一黑。屋内的灯光褪去,萤火虫在屋外扑闪扑闪的。王妍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萤火虫了,继而大喊:“停电了!奶奶,你在哪儿哦?快过来看萤火虫!”王妍边往里屋走,边在围裙上揩手。正碰上李兰英从屋里出来,“对啊!是停电了,应该是在检修电塔吧。你端两条凳子去坝子里,空调吹不了了,我们就吹吹风吧。”李兰英说着就走向坝子里去了。王妍端了板凳出来的时候,见各家坝子上都站了人,此时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在村庄上空回荡。不一会儿,有几个老人前来询问李兰英脚伤的情况,大家又你一言我一句地聊起了家常。田野里,传来蛙的叫声,坝子里站满了因停电出来纳凉的村民,让王妍感受到了儿时乡村的热闹夏夜。她又进屋拿了几条板凳,让村民们坐。看着眼前久违的乡亲们相聚一起的热闹场景,王妍便问李兰英:“奶奶,之前的晚上会有这么多人吗?”

“一般不会的,但是遇见村里有人办红、白事,就会有这么多人来的。”

“哦,是这样啊……”王妍的思绪在夜晚闪烁的星空下,不断起伏着。这时,她联想起刚上一年级的某天早上,李兰英带着她去找隔壁的大学生王小敏学拼音。王妍记得那时天蒙蒙亮,她哭着跟李兰英说,她不想去读书了,因为老师要她读拼音,可她根本不会,不知道怎么办?李兰英拉着王妍来到王小敏家,虚心地说明了来意,王小敏爽快地答应了教王妍读拼音。那时,因为读拼音不过关,李兰英曾生气地骂过王妍,说她又傻又笨,长大了都只能窝在小村里。可王妍听后并不生气,反而嘿嘿地笑了起来,气得奶奶一天没有理她。

当夜空中缀满一颗颗耀眼的星星,在微风醉人的恍惚间,王妍又开口问道:“奶奶,在您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因为不想受管束而不想去学校上学?”李兰英听后笑着说:“那怎么会?我小时特别渴望读书,因为那时女孩读书少,大多很早就在家跟父母学干农活,所以有的人长大了都是个‘睁眼瞎’,大字不识几个。而奶奶我很小就希望自己可以学习认字,长大了好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惜命运不济啊,因为家里有弟妹,经济困难,学习成绩优秀的我,勉强念完小学,也只有无奈回家务农了……”

“哦……”王妍听了李兰英的回话,心里若有所思地发出一声感叹。她低头看着月光在地上流淌,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好像有人在她心上针灸,更像重筑她最软的心房。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那轮高高在上的明月,心里莫名地升起一丝丝忧伤。

自从王妍懂事起,她心里让人无法提及的伤心事,便是父母离开了她。王妍那时并不懂,父母为什么去探亲要收拾那么多行李?不知道后来的电话号码为什么是空号?也不知道父母走出门时,为什么还在吵架?其实,那时虽年幼,但敏感的王妍心里明白,父母伪装得一点也不好,他们谁都不想要王妍。他们离家时,没有为王妍留下只言片语,他们毫不眷念地相继天各一方。以至于后来,造成了无论初中、高中,王妍待人都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想起那些往事的时候,抬头看见村庄不远处光线来回穿梭,村子里灯火通明,原来是来电了!

“好了,我们该进屋去了!”李兰英敲了敲王妍的小脑袋瓜,一跛一跛地进去了。这时手机振铃声一响,王妍一看是村上的发小发给她的信息:昨天你不是说你要回来吗?到了没有?你可有福气了,我亲手煲土鸡汤了,来尝尝!王妍笑着就回了条语音:“你可别害我,我正在减肥呢!”但此刻,王妍忽然觉得,她的人生其实并不孤独,也没有那么悲观,她心中不再迁怒于这个小小的、想从记忆里抹去的文山小村。她心中也不再责怪,当初抛弃她的父母和对她抛白眼的村民了。因为文山村有她的亲人,有伴她成长的一草一木,是她最深情、最眷念的乡情。身边的人,则是可以临时停靠的温暖港湾。

进了屋,王妍泪湿了眼眶对李兰英说:“奶奶,我想了很久,现在你行动不便,我想让您跟我一起进城,留下您一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才不呢!有周围的邻居常来照顾,有什么不放心的。去城里你要忙于学习,我怕给你增加麻烦,让你参加高考不安心。”

“不会的,有您在我身边,我更安心学习,您一辈子都只待在这小村庄,我想趁您行动方便时,带您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不,我不会去的。我怕去了,就回不来了,这个村庄再穷,它可是一辈子养育我的故土,也是我心中一生的根,我不离开这里。因为根在这里,将来你上大学,哪天你回家了,回来时才有个落脚的地方,你知道不?”

“哦,那您不去城里,我就给你买个智能手机,要得不?以后我想您了,就可以给你打视频电话,看看您。”

“不用,我又不会用,浪费钱。”

“不会用,我会教你的。到时候我再给你写一个加大加粗版的功能使用说明书,包你一看就会。”

“好吧,那行,你说咋办,就咋办,都依你的。”就在王妍转身给李兰英去打洗脚水的瞬间,李兰英眼里,也忍不住悄悄流下了眼泪……

责任编辑:龚蓉梅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