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闻网 聚焦头条资讯 权威资讯门户网站

中闻网

首页 > 焦点资讯

焦点资讯

在这里,看到版本中的中国

时间:2022-08-24 10:12:18 编辑:赵欣悦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沿着北京中轴线一路北上,行至燕山,在三面青山的环抱中,见亭台楼阁,次第铺陈。在3年前,地图标记这里还是一座废弃的采石场;今天,这里已是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藏之名山,传之后世。

近日,中国国家版本馆举行落成典礼。中央总馆文瀚阁、西安分馆文济阁、杭州分馆文润阁、广州分馆文沁阁历时3年建设,均已竣工。除了中央总馆,各个分馆也都与山水相依:西安分馆南倚秦岭,北望渭川;广州分馆在凤凰山麓、流溪河畔;杭州分馆更是坐落于良渚之间。

什么是版本馆?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回答“什么是版本”?

在中华版本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版本的载体千变万化。从早期的刻符甲骨到纸质书,再到新兴数字媒体,陶石、兽骨、金属、竹木、纸张、数字……皆可作为版本的载体。器物形态和纸张形态的版本,依然是研究中国历史文化中不可或缺一环;而数字版本,则开辟了新的存储空间和展示形式,为版本在新时代的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

尽管版本的形态缤纷多样,但其承载信息、传播知识、促进交流的作用始终如一,是延续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中国国家版本馆是国家版本资源总库和中华文化种子基因库,开馆后将全面履行国家版本资源保藏传承职责。

跟随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脚步,探访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馆中有版本万千、气象万千、文明万千。

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文瀚阁文瀚厅视觉中国供图

斯文在兹

文兴楼是中央总馆的入口,也是系列展览的序厅;穿过文兴楼就到了文华堂,这里是国家书房,珍藏着3万余册具有传世价值的经典;作为整个建筑群的制高点,文瀚阁位于建筑群中轴线的北端,坐落于台基之上,借鉴敦煌莫高窟九层楼,庄重典雅。

中国各个朝代都把版本保藏传承放在重要位置,从周朝的守藏室、秦朝的石室,到汉代的天禄阁、唐代的弘文馆,再到宋代的崇文院、明代的文渊阁、清代的四库七阁,专藏机构绵亘千年。其实,建筑也是一种版本,建筑中充满了人对天地万物的想象与尊崇。

中央总馆的展览有“真理之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经典版本展”“斯文在兹——中华古代文明版本展”“见证伟业——中华民族复兴版本展”,以及“版本工艺”“中国邮票”“中国货币”等专题展览。

其中,“斯文在兹——中华古代文明版本展”基本陈列,荟萃中华文明起源、政治、经济、哲学、地理、文学、史学、艺术、科技、教育、军事、民族、交流等13个方面的版本瑰宝。版方鼎、《放马滩秦图》《元和郡县志》《明状元赵秉忠殿试卷》等文物,记录了不同领域的古代文明版本。

一片新石器时代的红陶片,出土于西安半坡遗址。上面的刻画符号,具有文字性质,是探讨文字起源、社会形态的重要版本。

一块青铜的秦诏版,刻着秦始皇二十六年统一度量衡的诏书,为研究秦时统一文字和度量衡,提供了翔实的版本物证。

一副清代的象牙扇骨,采用微雕技法,在一侧骨上雕刻了白居易著名的长篇叙事诗《长恨歌》,共计840余字。

赓续中华文脉的经典版本浩如烟海,蔚为大观。然而在漫长的历史中,许多版本遭遇了侵蚀损毁。幸好,在一代代的能工巧匠的装裱修复下,秉承“修旧如旧”的原则,版本之美得以延续,技艺本身也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文华堂南广场,有一枚“赓续文脉”印章雕塑,由边长1.6米的整块寿山石雕刻而成,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一枚寿山石印章。这枚印章印在了大地上,那是中国版本的最大载体。

从“铅与火”跨进“光与电”

印刷术的发明,让版本的复制传播进入了新的时代。

雕版印刷术始于唐代,是中国手工业技术发展中一个划时代的成就,在近代印刷术传入之前,雕版印刷一直是中国版本印刷的主要形式。雕版印刷术并不是一门“独立”的工艺,它在中国的造纸术、制墨术、雕刻术、摹拓术等多种技术的合力之下诞生。它是世界现代印刷术的最古老的技术源头,对人类文明发展有着突出贡献。而活字印刷术则是近代印刷术的先驱,由北宋平民毕昇于庆历年间(1041-1048)发明,掀起了印刷史上一次伟大的技术革命。

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视觉中国供图

展览中展出了一块德格印经院的经版和印刷的佛经,德格印经院雕版印刷技艺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一册藏传佛经的西夏文译本《吉祥遍至口和本续》,1991年出土于宁夏,是现存最早的木活字印本,用实物证明将木活字的发明和使用时间从元代提前到了宋代。

在毕昇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大约400年后,德国人古登堡创造了用铅合金制作活字排版印刷的方法,并制造出最早的印刷机。19世纪初,近代印刷术传入中国,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得以普及。

一册《十竹斋画谱》,即由民国时期的上海江东书局用五色珂罗版印刷,而画谱则是晚明时期金陵的“十竹斋”主人胡正言主持刊印的。技术在进步,文化也以不同的载体展现在不同时代的中国人面前。

20世纪80年代,由北京大学教授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技术诞生。所谓激光照排,其实是电子排版系统的简称,它的原理是将文字通过计算机分解为点阵,然后控制激光在感光底片上扫描,用曝光点的点阵组成文字和图像。中文印刷从此告别了“铅与火”,跨进了“光与电”的时代。

邮票:用实用而微小的方式记录中国

有一种版本的类型,曾经我们经常使用,现在却渐渐淡出视线,那就是邮票。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有组织通信的国家之一,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就有边境寄往王都的“边报”。《孟子·公孙丑》中,孔子说“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的邮传通信已经较为完备。自秦汉以来,历经各个朝代的发展,至大清邮政开办之前,邮驿制度日益完善,保证着国家政令的畅通。

展览中有一封特殊的“家书”——黑夫木牍,那是战国时期名叫黑夫和惊的秦国士兵,写给家人的书信,1975年出土于湖北云梦睡虎地四号秦墓,也是迄今中国发现最早的家书。邮驿,不仅有国家大事,也寄托着普通人对远方的挂念。

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文瀚阁视觉中国供图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1878年,由西方列强掌控的清朝海关在北京、天津、烟台、牛庄(今营口)、上海等五地试办邮政,同年发行中国第一套邮票——大龙邮票。1896年3月20日,清政府批准开办国家邮政,设立了大清邮政官局,标志着中国近代国家邮政的诞生。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中华民国邮政取代大清邮政。当时的邮票品种丰富,有普通邮票、纪念邮票、特种邮票、航空邮票、附捐邮票、欠资邮票,以及限地方贴用邮票、地方邮政邮票等。在那个军阀割据、战争频仍、经济混乱的年代,邮票“加盖改值”与“限地区使用”的情况较为普遍。邮票用实用而微小的方式,记录了当时的中国。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邮政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10月8日,新中国第一套邮票——纪1《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纪念邮票正式发行。

从此,在中国的邮票上,我们能看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外交等领域的发展与进步,展现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生动画卷。

邮票可能是所有展品中最“新”的,比如,2018年10月30日发行的《港珠澳大桥》、2020年10月25日发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还有2022年7月27日发行的《中国国家版本馆》……

也许今天的我们已经很少手写信、贴邮票,也许邮票将来会作为一种艺术品而存在,但它依然在兢兢业业地记录着版本中的中国。

责任编辑: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