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中戏志愿者协会会长洪紫千:志愿是大学最应做的事

2021-06-09 09:39 | 东讯网 |
我要分享

  编者按: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国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来在青年。21世纪以来,青年团体处于前所未有的活跃时期,他们作为独立先行者的地位和文化反哺作用得到了主流社会的更多认可。

  青年时代树立正确的理想、坚定的信念十分紧要。中央戏剧学院志愿者协会会长洪紫千在做志愿者的过程中,越来越深入地探索公益本质,志愿者的“奉献精神”是一种以发展人类社会为己任的参与意识,更是一种积极的带头意识,并发起创立了“北京高校生态联盟”和野生保护动物志愿者组织“莽莽青联”。

微信图片_20210609090727_副本_副本.jpg

  知名中华文化传播者、天童禅寺古汉语主讲薛鹏伟学者以“鱼跃鸢飞的世界”寄语洪紫千和莽莽青联。 他在文章里写到:“志愿者”是个贯穿一生的词语,这条路无限长,任重而道远。不在于一朝一夕的成败,更不计较个人利益的得失,只有初心不忘,一路走下去。祝福紫千和她的莽莽青联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实现志,圆满愿,尽己所能地保护好每一个野生动物。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周维强)

  一,洪紫千2020年五四青年节作品

  《寄语2020年的五四青年节——作者:洪紫千》

  图为:北京高校生态联盟发起人、莽莽青联主席洪紫千

  五四,一个属于青年人的节日——现在正属于我、我们。

  1919的青年恐已稀于人世,2020的青年该接过重担了。早上5点多便睡不着了,只因我情不自禁地反复想:20岁似乎还小,实则已过四分之一人生。

  四分之一,正是春夏之交。

  明天是立夏,今天是春的尾尖。正如我们这些20上下的新青年,也可以说稚气未脱,但胸中意气早已澎湃激荡、锐不可当。

  五四精神之光穿透百年的历史迷雾,指引着一代代青年人。然而没有一代青年不曾迷茫:我要如何在历史长河中自我定位?以及,我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的价值到底如何体现?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在哪里、要怎么做?……因自知迷茫、不甘迷茫,才有了不懈求解、不断寻找。

  但人生的意义不是找到的,是靠自己创造的,是一点一点挖掘出来、一步一步实践出来的。在大学,在北京,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我看到了实干家时刻散发的魅力与空想家自怨自艾的悲哀。我心想,我必须做个实干家。

  走在路上的人,心里有火;望向远方的人,眼里有光。我见过,体会过。

  怀揣阳明先生“知行合一”的教导,我不敢停,也不愿停。

  不停,就对了。所以过去看到历史书上列出陆王心学,我暴跳如雷;听到旁人将先生划为腐儒,我气急败坏。

  世上这么多成语、四次词语,什么样的四个字可以救人心于水火?我才疏学浅,只见识过这四个字——知行合一。

  看着好像简单至极,不就是知识与实践相长嘛。可真正去做、做到,一切都豁然开朗了。人和人之间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区别,人生虽短,却有足够的时间来改变、来创造、来尝试…来迈出第一步,然后看到新世界。或许这个心学,讲的是养心之学(当然不)。

  来到北京,我的梦想变成了唾手可得的现实;走进大学,我碰到的学科是逼着我去实践的戏剧。多有意思,我在春天尾巴弥补过去的缺憾,不抬头地插着秧苗。

  戏剧是小周期的人生试验田,不知道面对这种神圣而有个性的艺术我最终能掌握多少,但它的滋养是我未曾享受的甘露。前几天向清华红会的同学们做分享,整理资料的时候梳理出不少大大小小的“巧合”,很有意思。后来我给分享会取了个小标题“偶然相遇和必然选择”,其实不仅是我和自然,我和戏剧也是如此。

  戏剧在很多人心中(包括在我心中)都是一座直入云霄、四壁陡峭的高山,或许,它就是。当我面对戏剧,我发现我是个“死人”,一个没有感情、没有考量的死人,原来这样不算活过,原来这样实在无趣,原来天地如此宽阔,原来人有无限选择。

  我回想。我缺乏生活,缺乏观察——虽与中国戏剧的发展不谋而合(跳过了自然主义时期),但我当然不能将此归咎于戏剧在中国的发展历史。毕竟我的过去才是我的历史。

  我想,自然主义是现实主义的土壤无疑。但体悟精神、形成习惯不是一个念头或意识就够的。它必须从扎扎实实的“格物”开始。就像先生格竹虽没有直接明白竹的道理,却对“当红”朱熹的理学思想提出了自己的质疑。而这种宝贵而勇敢的质疑,就是探索、革新、进步的开始。

  总之缺啥补啥,必须想办法。我就想到了童年最初的梦想(成为动物学家),只是一脚踏上艺途,没打算回头,这个梦想便以另一种形式伴我前行。

  我相信,即使它们起初殊途,我不松手便是同归路。

  小时候的我隔着屏幕都深陷自然的柔情蜜意,大学有机会一次次跑进自然的怀抱,更是亲上加亲,再不愿久别——这与黏着爸妈不愿离家、爱着祖国不愿海漂又有什么区别呢——尽管我的好奇有时会冲淡思乡念国之情,但有形的脐带能剪开,无形的心绪却不能被一刀两断。

  人说孝,是因感念父母之恩——养育之恩。人说爱国,是因感念社会之恩——栽培之恩。至于敬畏自然,便是意识到自己不仅是父母的延续、祖国的花朵,更是自然之子。

  父母受到伤害,子女以自身换双亲;国家蒙受耻辱,人民以鲜血洗国耻。当自然被破坏,万物也会群起而补之。

  愚孝不可取,愚忠不可取。父母施暴,子女反抗,这也是孝;社会中毒,针砭时弊,这也是忠。溺于自然也同样不可取,面对自然灾害,万物都有化解之法,人也一样。

  不孝、不忠素来无争辩之口,破坏自然又岂可堂而皇之!爱父母、爱祖国、爱自然,不过是由小及大、由近及远。何异?无异。

  正因如此,北京高校生态保护公益联盟在2019.03.03——第6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正式成立。

  经过一年的孕育,有了2020.03.03——第7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时,莽莽青联的正式提出。

  两个月零一天,莽莽青联终于问世,请大家多多批评、多多指教、多多支持、多多关注。以正其根,拔其节,驱其虫,督其势,茂其叶,繁其花,共品其果。

  2020.05.04,正是开启五四精神新纪元的时候。

  莽莽青联在这一天成立,就是希望它拥抱创新、永远年轻!

  感谢所有老师和观察员们的支持和鼓励,我盟一定不骄不躁努力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期待您不吝赐教!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两个月来的辛勤付出,联盟成立是我们所有人头脑风暴的结果。感谢大家的信任,让我们以终为始、再接再厉!

  最后,欢迎所有的青年学子加入我盟,为我们的自然共同努力,志在化所知为经国之学,令所为成治世之用。和我们一起从头越、跨山海!

  人无作为枉少年,莽莽青年联!

  二,洪紫千2021五四青年节作品

  《大学生洪紫千:青年之做志愿》

  图为:中央戏剧学院志愿者协会会长洪紫千

  去年今日,莽莽青联正式成立。

  筹备4个月,运营4个月。种种原因,停摆至今。大半年来“莽莽”的独立尝试不能说多么成功、不能说多少成就,但对我来说真是宝贵经历,相信“莽莽“的小伙伴们也有同感。其实大学以来,我就像野兽出笼,一改中学按部就班、两点一线的生活节奏。今天做志愿,明天当义工,于是三年来,对社会和世界的认识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还是浅薄,然而相比过去的浅薄而不自知想来还是有很大进步。

  前两天,在某乎收到关于“大学最应该做哪件事”的提问,当时并未留意;但今天,竟然又有小师妹来找我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于是静下心认真想了想,我的答案是:做志愿。

  阐述理由前,我想先对“慈善”“公益”“志愿”做一个自己的解释——这是为简明提出我的观点而定义的非传统、非常规的笼统解释:慈善,有钱出钱;公益,有力出力;志愿,有梦追梦。聪明的已经知道什么意思了。我并非将三组解释一一对应框死,而是想说明“志愿”既非数字化的经济援助,也非证书证明式的参与体验,而是一个梦想、愿望。相较“自己愿意,并不反对”的自愿时,志愿是“有志于此,愿其如此”——也就是说,志愿不仅是认同,更是渴望;不仅是点头,更是迈步。

  言及志愿之义务,中学听过的一种说法对我影响很大:我们生来享受全社会的保护和支持,所以回馈社会就像赡养父母一样理所当然。譬如义务教育、养老保险、公共交通、城市绿化……它们并非我们新一代青年所提出、制定、执行,然而我们却从中获益。青年是国家的中流砥柱,是创造社会价值的主力军,也将成为决定世界样貌的一代人。所以,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应怀有“兼济天下”的雄心,一面感恩、一面改良。

  因此与其说“做志愿”是向社会还债,不如说是主动改造社会。志愿之愿,应来源于我们每个人独特而真实的成长经历,因为唯有独特而真实,行动才有意义、有动力;志愿之志,则来自我们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也就是——虽无力于过往,仍致力于未来,故着力于当下。

  往大了说,做志愿图的就是“理想社会”。我们心中“理想”的标准或许不尽相同,然而只要是由善而发的,恐怕都不会差得太远;每个时代对“美好”的主流追求也会有些许不同,但根本上来说也总是以人为本的。如此这般,便是要求我们心怀“理想”了——我以为,理想不仅包括对自身未来发展的期待,更包括对将来社会面貌的期许。

  在我看来,大学做志愿真正的福利,并非拿在手上的志愿证明或录入电脑的志愿时长,而是让你有机会通过志愿工作开阔视野、开拓思路。如果不是做环保志愿者,我不会去到景区背后鲜为人至的秘境,更没法儿想象我们国家的落后地区陷于怎样的困境;如果没有去当赛事志愿者,我不会知道那些杰出的中国青年都是如何学习、生活的,更没法儿了解组织赛事所需要做的筹备工作。凡此种种,都来自志愿工作的经历。因此,做志愿一面为社会添砖加瓦,一面也丰富自身经历。志向不明时,做志愿会提供很多新思路。

  换个角度看,我起初做这些志愿工作其实是响应他人之志愿。譬如我最早做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是受影响于十余年前志愿者团队的一次讲座——这正是“以一人之志愿,影响千万人”的真实写照。人与人之间的影响如洋流一般,故“莫以善小而不为”,正是汇沙成塔、集腋成裘,才有了社会的大变革。做志愿,说白了就是有愿、志之、行动。所以心中之志愿既有之,则为之;未有之,便寻之;欲知之,先试之;已立之,笃行之;验明之,广而告之。

  善听者通过声音回传感知环境,善观者通过反光成像判断周遭,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自我认识的重要途径。大学里的志愿工作之所以意义非凡,还有一点便是形成自我认识的要求。如有条件,别在大学就只知向“钱”看。经济基础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使我们跳脱出平庸碌碌的,往往是与之保持距离。

  忝居学院志愿者协会会长之位,曾与协会指导陈红祥老师讨论协会发展问题。期间,陈老师特别强调了志愿精神中的“奉献精神”,也就是不计报酬、不求名利、不要特权。细想来,这不止是一种以发展人类社会为己任的参与意识,更是一种积极的带头意识。

  不仅要在做志愿的过程中认识自己,还要不停地检验自己的志愿。调整自己的志愿是正常且理所当然的,一开始的志愿往往是笼统的,今后要在实践中细化;幼稚的,要成熟起来;偏狭的,要全面起来;甚至有些是错误的,要自我纠正。

  欲平天下,必先福至天下。放眼当今世界之动荡局面,凡一国之援手所到,便是一国之国风所到。越是大国、发达地区,越涌现出大批国际志愿者;越是积贫积弱的国家、地区,越是没有“志愿”一说。“人穷志短”并非没有道理,但其中蕴含的却远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层,更重要的是:穷难生志,缺少主人翁之自觉心;志短者穷,其实志短就是一种穷。因此,我们要有意识地让做志愿成为我们的人生态度,融入我们最日常的生活。

  风生云飞扬,水起再远航。联盟停摆,志愿不改。

  我志愿,做对社会有用之人。

微信图片_20210609090128.jpg

  作者:洪紫千,系中央戏剧学院大三学生。校内职务:志愿者协会会长、戏剧教育系团支部宣传委员、18级本科班团支书、朋辈学业辅导员、小动物保护协会联合发起人;校外职务有,全国野生动物保护创新组织“莽莽生态保护青年联盟”发起人、主席,北京高校生态保护公益联盟独立创始人、主席,阳明文化研究促进会会员,市摄影家协会和市作家协会会员,孙茂芳服务志愿队成员,CCTV1栏目合伙人、中央电视台观察员。

(责任编辑:木林森)
网友评论